伯伦希尔

德意志战车球迷表白:“大理石,岩石和钢铁都会折断,而我们的爱却永远不会!一切的一切都会过去,只有我们自己最忠实。”

【克洛泽本命,BK坚守者,All K杂食动物】
【克林斯曼·比埃尔霍夫·勒夫,DFB最帅教练组拥趸】
【DFB泛德甲联盟博爱党,他德历史考古挖掘者】

汉服同袍,某古风角色作品粉,有精神洁癖,不混国产明星粉圈,且拒绝娱乐圈RPS。毒舌吐糟党一枚,眼里不揉沙,我的地盘我做主,谢绝被教如何做粉,追星族KY小可爱们慎PO

【授权转载】征衣调十二曲(二战德军相关)

作者:二甲氨基氰膦酸乙酯

“历史同人吧”看到的脑洞,红楼梦十二曲重填词,从狐狸开始QAQ

【终身误】隆美尔
喜云中冯唐早遣,觅封侯掷杯席前。
空对着,如旧江山埋英骨;终不忘,大漠孤烟飞羽书。
叹人间,藏弓烹狗血淋淋。能几个享尽荣华,还记故人情。

注释:隆美尔已近知天命之年方得希氏赏识,故言喜冯唐早遣。然由此平步青云,裂土封侯乃至遇赐鸩酒,无不因一面之缘,故选终身误一曲。如画江山埋英骨也,化“青山有幸埋忠骨”而来。大漠孤烟飞羽书者,盖追念往昔峥嵘。末句藏弓烹狗,意在“太平本是将军定,将军何日见太平。”

【枉凝眉】古德里安&曼施坦因
一个是坐拥万亩,一个是将门之秀。
若说没奇缘,卧龙跃马称双璧;若说有奇缘,百年身后方回首。
一个身堕囹圄,一个成阶下囚。说名将难白头,声名裂捱孤秋。
忆往昔纵横捭阖好韶华,怎禁得霜刀风剑摧,海枯江流!

注释:坐拥万亩者,古德里安之家世也;将门之秀者,曼施坦因之渊源也。盖以代之二人。百年身后一句,意在古曼二人终分道扬镳哉。陷囹圄,曼氏之结局;阶下囚,二人之归宿。难白头者,古氏之早逝。捱孤秋者,曼氏之茕茕。忆往昔,维唏嘘二字尔尔。

【恨无常】赖歇瑙
正火燎苍穹,偏邙山生冢。
喜荣华,欲燕然勒功。恨无常,惊黄粱一梦。
望故国,峻山千纵。只心上念挂着枕边人:
莫学我,入阿鼻数十重,那虚名儿都是空。

【分骨肉】保卢斯
披雪新为南冠客,忍把十万国士交敌手。
听梅花空落。少气魄,执只子难着。
公子本是幽谷兰,怎的扛江山?
夜来梦旧知,泪流如阑干。悔当初,太轻狂!

【乐中悲】胡贝
承家业,投笔便从戎。纵是负伤独臂,难减英雄。
自生来,凭轼千里快哉风,从未有个春花秋月愁阴功。
好一似,秦时明月汉时将。也不想李广难封,换得个金山玉陇,但求得沙场上马革裹尸。
终久是殒命长空,魂散铁穹:这本是十殿阎罗遂人愿,何必妄悲伤?

【世难容】莫德尔
也能披金甲,也能逐天下。却无奈英雄好问谁家。
你道是,将相宁有种,视王侯粪土。却不知,名将难白首,穷通有定数。
可叹这,身随山河一齐陨。辜负了,玲珑寸心化碧血。
到头来,依旧是嚄唶刚烈世难容。
好一似,抱石屈子投江去。且笑他,书生轻议冢中人。

【喜冤家】布劳希奇(原曲其实就已经很应景了)
问恩宠,去何迅,全不念过往痴情。一味的,飞扬跋扈贪还构。
觑着那,侯门俊彦同蒲柳;作践的,龙泉青霜匣中锈。终抱香枝头,羌笛空悠悠。

【虚花悟】舍尔纳
可怜那贵胄身,国破谁唱哀王孙?可怜那从军人,北风载雪阻归程。
说什么,五霸闹春秋,缚龙搏虎手。到头来,渔翁一壶酒,闲坐说风流。
则看那,醉卧沙场人皆笑,拼得一死空坟头。更兼着刀山火海折磨受。
这就是,连天荒草没无名,覆手无常枉性命。
似这般,千场热闹实悲辛。闻道说,古来良将多痴情,可有后人敬?

【聪明累】克鲁格(克鲁格的外号是聪明的汉斯哒)
奇正相合显聪明,怎奈何宦海凶光!
自幼随征辔,绮罗无娇养。武运亨通,终有个,录鬼簿上冤魂长。
枉费了,血溅溅成河江;好一似,荡悠悠身已亡。
不识麾下佞臣多,飘作流云散高唐。
噫!终是私情萦心上。吞鸩酒,报明堂。

【留余庆】博克
事鼓鼙,玉门驿,离家万里。
烟尘飞,阴山西,执掌千骑。
正扮着,宝剑金妆,满心里尽是那平贼寇开疆界护黔首。
怎料度了春风,折杀股肱。

【晚韶华】伦德施泰特
累世英豪,又哪堪韶华晚到!
空对山河破碎飘摇,再休提锦绣前朝。
只这万户侯、凌烟阁,也有个朱颜易老。
虽说是,一将功成万骨枯,谁又能不动如铁树。
气昂昂权重功高,气昂昂权重功高,光灿灿霁月风耀;
威赫赫史家寻告,威赫赫史家寻告,昏惨惨对山河凋。
问宿昔同袍可还存,只听得空谷红萼落纷纷。

【好事终】克莱斯特
为军勋紫袍朱簪。逞倜傥,只剩得,冷雨凄草掩薄棺。
雕梁玉阑皆作尘,一朝势去恶名生。江山挽幽魂。


《征衣调》这个坑就算填完了,总觉得十二支曲子尚且远远不够。
小破德的那些将军与金陵十二钗的共同点大概就是才华横溢,身不由己,最终而又结局悲凉,也许还有美……(这总让我想到那篇二战情报战背景的德足同人《Abwehr帝国俱乐部》)

评论(11)
热度(11)

© 伯伦希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