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伦希尔

德意志战车球迷表白:“大理石,岩石和钢铁都会折断,而我们的爱却永远不会!一切的一切都会过去,只有我们自己最忠实。”

【克洛泽本命,BK坚守者,All K杂食动物】
【克林斯曼·比埃尔霍夫·勒夫,DFB最帅教练组拥趸】
【DFB泛德甲联盟博爱党,他德历史考古挖掘者】

汉服同袍,某古风角色作品粉,有精神洁癖,不混国产明星粉圈,且拒绝娱乐圈RPS。毒舌吐糟党一枚,眼里不揉沙,我的地盘我做主,谢绝被教如何做粉,追星族KY小可爱们慎PO

【绿茵同人】传说(盖德穆勒相关,持续更新)

传奇永在,为“轰炸机”老爷子马克一记。

如月影:

一个月没正经写文了,脑洞开了一堆,然而一个比一个零散,也就一直懒得动手。

这次的脑洞其实是让盖德老爷子的新闻炸出来的。

阿尔茨海默病在现阶段是治不好的,甚至一旦确诊,基本也就只剩不到十年的寿命。所以想想真是很唏嘘啊……刚退役的时候,老穆勒心理没有及时调整好,开始酗酒,一度几乎毁了自己,是贝皇和一众老哥们出手拉了一把,才救了回来。然而今天,几位老哥们仍在,却敌不过时间的威力,我们又还能看到他多久呢?

既然是治不好的,那么早日康复之类的话就不说了。转一句微博看来的话吧:你自己也许会忘记自己,但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你。


沿用一下风刃的设定,时间也在那个之后,算是一个小外传。

剧情俗滥,必有OOC。

-----------------------以下是正文-----------------------

穆勒和诺伊尔趴在茶馆桌上,距离饿死还有一步之遥。

 

两人行走江湖,居无定所,一切方位任凭飞廉指示。近日来连番赶路,说来也巧,竟又转回了慕兴城。可进得城来,却是毫无异状,两人在城里连转几天,莫说有何奇谈怪事,就连个搬砖的活也没找到。眼看身上银钱用尽,却又生财无门。又是一天下来,穆勒走的口渴难耐,索性把最后两个铜钱扔进了茶馆。茶馆小二见多识广,一眼便知两人身上无钱,也不来用心伺候,只提过一壶热水便没了动静,眼看那一壶清茶渐渐冲成了清水,两人还是一点赚钱的办法也想不出。日头西斜,穆勒倚在沿街栏杆上,眼巴巴的瞧着小贩挑着香气四溢的包子摊从眼前走过,口水横流,恨不能化作一阵风,随了他去。

“咣——”

一声巨响将两人目光同时吸引过去。门边的位置坐了一位老爷子,两人一进门便看到了,那时正渴的慌,却没在意。老人穿戴齐整,衣饰也整洁,只是精神似乎有些不济。小二原本在一边大了嗓门,费劲给他解释茶馆即将打烊,请他明日再来,老者却端坐不动,盯着眼前一杯冷茶,目光涣散,微微点头,嘴唇颤动,却没有发出声音。老板等不得,脾气上来,劈手便拿过身边茶壶甩了过去。那茶壶是店中烧水用的大铁壶,被他一把砸在地上,半壶开水洒了一地,万幸没砸着人。

“老人家上了年纪,不坐在家里享福,天天跑出来,嫌死的不够快?丢三落四不说,又不记得带钱,还要上这店里坐,一坐便是一天,日日如此,我们还做不做生意?快进土的东西天天坐在这门口,简直坏我的风水,好生晦气……”

老板嘴里不干不净,穆勒和诺伊尔两人听在耳里,不由都动了义愤之心。诺伊尔一皱眉,一掌拍在桌上,便想出手相助。穆勒手快,赶紧将他手掌拦住,又丢了个眼色过去。

“怎么?”诺伊尔瞧他脸色,知他有话说,压低了声音问了一句。

“别冲动。”穆勒冲他比划了个噤声的手势,凑到他耳边,悄声说道,“一会别管我说什么,头三次叫你说话,你只管点头称是,后三次问你,你一并摇头否认即可。”

他脑子活泛,诡计多端,诺伊尔知他必有用意,这会也不必多问,便点点头示意明白。穆勒清清嗓子,冲他打个眼色,朗声说道:“胖子,我瞧这店里风水,着实是不错,我们一路走来,还没见到比这风水更好的店铺。难怪老板生意兴隆,你说是吧?”

“确实如此。”诺伊尔点点头,心里暗骂猴子。

“你看这里,坐卯朝酉,双星到向。茶壶在西,正是西方见水,旺财之局,西北角空位不动,防那祝融火煞,开西南门,引水气入宅,可将财气留住。不知当初是何人布局,真是好手段,好功夫。”穆勒四处张望,连连点头称赞,又冲着诺伊尔眨眼。诺伊尔听得一句不懂,只好囫囵点了点头,唯唯称是。

“这里正对街上,三临四碧当门,恰是木宅,木气过盛,难免多是非,店里偏又以红色装饰为主,正可化解口舌。瞧这房子该是老宅,伏位有神龛,平复地气,客人进门走生气,入延年,至伏位,正好吉气连贯。我瞧这里少说还可有十年好生意。对吧?”化解口舌?诺伊尔听得大翻白眼,奈何受穆勒嘱托在先,只得又点点头,嗯了一声。

“所以,你也觉得这店里的风水好的无可再好了吧?”穆勒咧开嘴,冲诺伊尔一笑。诺伊尔一愣,虽觉哪里不对,但算算已点了三次头,这次便摇摇头,摆出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

“哦?不是吗?那是为何?”穆勒看着诺伊尔,嬉皮笑脸。诺伊尔大皱其眉,心里暗道话都是你说,我怎知道是为什么。可他的座位正对着门边三人,又不便给穆勒摆脸色比手势,僵在那里,无言可对。穆勒瞧他脸色,志得意满,肚里大笑不已,幸好此时志不在捉弄他,便又清了清嗓子,自己接了下去:“啊,我明白了,这里堂前一棵大树,端端正正的顶心煞,凭你多好的风水,招起晦气也不含糊。虽然财进得快,散的也快,说不定还有人员流散等事。好在这也不难办,只消把树砍了便安然无事,对吧?”

诺伊尔终于听出来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心内偷笑,故作高深的又摇摇头。

“是了是了,我的疏忽。这树瞧着也有些年头了,是株古树,且枝繁叶茂,又高又大,分叉极多,一旦构成煞,绝非寻常办法可解,贸然砍掉必有祸端。哎,可惜这满堂好风水,再也难救了。”穆勒语调惋惜,听起来比真话还真,桌子下面却给了诺伊尔一脚,示意他表态。

“我瞧却不见得。”穆勒估计把声音放的极大,那边老板的脸阵红阵白,顾不上再理门口老人,一步一步只往两人这边挪来。诺伊尔也不看他,语调平稳的接完了最后一句。

“你是说……”穆勒听见背后脚步声,抬起头,冲诺伊尔挤眉弄眼,“哦!原来如此!我……”

“两位高人适才所言当真半点不差,不知解救之法为何?还请两位不吝赐教!”

穆勒还没说完,老板已凑上来,奴颜卑辞,冲着两人连连行礼,满口只说店里早年生意确实好,这些年趋势却不大妙,已亏损了好几个月,伙计也走了几个,还有这等老东西每天干坐着不给钱等等事端。说了半天,看了一眼桌上,又骂小二没上好茶,怠慢高人。啰啰嗦嗦,只求穆勒能给个化解之法,情愿重谢。

穆勒恼他欺负老人,故意装腔作势,拿出高人的款儿来,翘了二郎腿,一脸无可不可,只推化煞难度甚高,身边没带诸般法器,加之旅途困顿,行囊不足,亦无心筹备。待老板再三苦求,方才勉为其难的表示若有一百两银子,倒也勉强可以一试。

老板好生踌躇,小心翼翼的打听是否可以便宜一些,小本生意赚钱不易。穆勒也不和他废话,施施然往外走,路过适才被老板扔到地上的铁壶,随手捡起,往背后一扔。

“我看这铁壶也是老板店内老物,又是用作烧水泡茶,生财之道皆本于此,自然亦是煞气凝聚之所。年深日久,怕是已不堪再用。然则此物在此已久,与店内运气息息相关,若是有个什么,怕会影响……”

诺伊尔跟在他背后,伸手接住,知道穆勒意在吓唬人,脸上不动声色,掌中暗运内劲,那铁壶年纪本老,壶壁又薄,被他双掌一合,直接被按成了铁饼。随手卷了几下,又将壶嘴折过,捏了几捏,变成根铁棍,轻轻一弯,又弄成个铁环。举重若轻,行如无事,如名厨揉湿面,如顽童捏软泥。老板和小二只道是神仙下凡,看得张口结舌,呆在当场,只有那名老者依然茫然看着眼前茶水,仿佛身边一切都没有发生。

“也罢,老板既然有难处,我也不强求。只要成本价八十两,明日我来助老板化煞如何?”穆勒见好就收,顺手将铁环接过来,慢慢把玩。

老板点头如捣蒜,只差跪下来磕头谢恩,恭恭敬敬,要送穆勒出门。穆勒却不就走,回身扶起门边老者,搀出门外。

“还有一句话要送给老板,进门都是客,诋毁客人乃是大忌,若是常犯此忌,便是风水再佳,也无济于事。”

两人扶着老者,走出茶馆。穆勒见了小二和他说话的模样,知道老人有些耳背,也跟着大了嗓门,慢慢问他姓字名谁,是否记得家住何处。老人却依然一副呆滞的表情,茫然看着他俩,似乎是听懂了穆勒的问话,又似乎没听懂,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半天也没问出结果。穆勒心情大好,也不气馁,叫诺伊尔搀着老人,自己准备在街上问问,看是否有人见过这位老爷子,知道他家住何处。

“托……托马斯?”老人的下颚抖动了几下,似是费了很大的力气,突然喊了一句。


TBC

评论(1)
热度(19)
  1. 伯伦希尔如月影 转载了此文字

© 伯伦希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