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伦希尔

德意志战车球迷表白:“大理石,岩石和钢铁都会折断,而我们的爱却永远不会!一切的一切都会过去,只有我们自己最忠实。”

【克洛泽本命,BK坚守者,All K杂食动物】
【克林斯曼·比埃尔霍夫·勒夫,DFB最帅教练组拥趸】
【DFB泛德甲联盟博爱党,他德历史考古挖掘者】

汉服同袍,某古风角色作品粉,有精神洁癖,不混国产明星粉圈,且拒绝娱乐圈RPS。毒舌吐糟党一枚,眼里不揉沙,我的地盘我做主,谢绝被教如何做粉,追星族KY小可爱们慎PO

『郑重声明』本主页属于私人博客,不欢迎某些以造谣为主业的自媒体及营销号(尤其是“百家号-球后”)定点蹲守,谢绝无良公众号搬运本博内容到大众媒体平台,望部分特殊群体自觉自重!

【琅琊剧评】红楼隔雨相望冷——也谈靖王与霓凰

《琅琊榜》剧版中著名的救美桥段:大梁皇七子靖王萧景琰,孤身强闯越贵妃昭仁宫,舍命救霓凰郡主。从被拒昭仁宫门外到陷入箭阵包围,摄人的神色、杀气腾腾仿佛以眼杀人的气势和以一敌众的矫健身手,刀弩加身之际处变不惊、镇定自若,乃至最终持剑逼迫太子化解危局的魄力,都将靖王多年沙场磨砺出的沉毅性格,杀伐果决的人物心理诠释得惟妙惟肖。

《琅琊榜》小说版原著中的靖王与郡主:“梅长苏看着并肩而立的两人,男子伟岸英朗,隐隐有龙虎之势;女子英姿勃勃,仿若烈羽彩凤,不由眼神微凝,心头一动。”这里是说靖王与郡主,隐隐有龙凤之态。可惜造化弄人啊,看上去如此般配的一对璧人居然会是“情敌”——因为他们心里偏偏都在痴念着同一个人:梅长苏(林殊)……


【杂记】红楼隔雨相望冷——也谈靖王与霓凰

话说,靖凰不论是在小说原著里,还是电视银屏中,总是保持着一些若即若离的间隔,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刻意的疏远,却不是真的漠不关心。如果仅仅是关系冷淡的话打起交道来敷衍一下即可,根本就懒得多说话,但这两人之间那种刻意的保持距离分明就是有内情。

在宫里庭生刚出场时遭掖幽庭管事太监责打,是郡主仗义直言从而化解了靖王的尴尬,还好心提醒靖王小心宵小之徒暗中作梗。后来靖王也跟梅长苏说过不许他算计郡主,他俩明显情谊不浅。小时候的郡主尚能跟靖王说笑打闹,但现在俩人长大了,身份又特殊,一个皇子一个诸侯,各自戎马多年,郡主在云南可算得上是土皇帝了,镇守一方的封疆大吏与军功累累的掌兵皇子彼此之间还是生疏点好,不然大家如何能在梁帝的猜忌下活过那么多年。再者,郡主是大龄未婚女青年,靖王是中途丧妻独居,心境自然不同于过去,那个年代男女大防,俩单身男女,也不好过于亲近。

于是,这十二年来,一个辗转在外,一个镇守南境,都是边陲将帅,家国天下,没有时间相处和倾谈。靖凰全都常年在外征战,天南海北的,而一旦看到对方就会想起少时的青葱岁月,想起昔日的故人林殊,然而都只剩下不可言说的伤痛,两人见了面心里念着的都是那个人,刻意不提又尴尴尬尬的。所以,虽然中间空白了好多年,但曾经的情谊和信任都还在,心中那一点的共同的无休止的执念和痛楚也都还在。他们两个应该是世事无常中会给对方带来温暖的那种感情。

霓凰在金陵郊外为掌镜使夏冬送行时说“靖王自有靖王的风骨。若非如此,就凭这些年四处血战的功劳,有何至于得不到一个亲王之位”;而靖王一听霓凰有难便什么都不管就直闯越贵妃寝宫拼死相救;在“情丝绕事件”后,霓凰告诉蒙挚他们,改日自己会备上厚礼与弟穆青当面致谢誉王,虽知誉王是明着抢功,但选择大张旗鼓答谢誉王,目的是为了替靖王闯宫相救、刀胁太子之举挡灾;还有霓凰在私炮坊事件中苏兄被靖王误会时也毫不避讳地直呼其为“萧景琰”……种种迹象都表明两人的关系并非淡漠,只是觉得靖凰之间有那么一点微妙。剪贴一段《少年祭——记〈琅琊榜〉萧景琰》的段落来回答这个问题足矣——

梅长苏第一次到靖王府,只一声轻叹:“这里和从前一样,什么都没有改变。”

我看着十五岁的白衣林殊和十七岁的红衣景琰,没由来地鼻头一酸,红了眼睛。原来将骨如靖王,也曾是那样顾盼神飞的少年呵:他还未束冠的十七岁,战甲轻束,红衣猎猎,眉梢眼角都分明带着盈盈笑意。

不似后来,命运一一抹去他生命里所有的鲜活生动,只余下一张不动声色的侧脸。那个爱笑的萧景琰死在了他的十九岁。

他从未想过东海告捷凯旋而归时,迎接他的不是吵着要鸽子蛋的林殊,也不是祁王兄的点头赞许,而是赤焰案尘埃落定的诏书。所有他以为的父慈子孝,他以为的政通人和,他以为的未来人生,都变成了一个血淋淋的笑话。

从前他的理想,就是和林殊一起承教于祁王兄,为官定国安邦,披甲纵马沙场,即使哪一日,真的马革裹尸为国埋骨,也不枉这一腔男儿热血。而一朝惊变,他的所有的信仰悉数坍塌崩溃。那个曾跃马扬鞭的肆意少年,迎着父皇的咆哮,负着闭门自省的恩旨,踏着血流成河的问斩街口,就那样悄然无声地死去了。

我们能轻易地看见林殊变成梅长苏时削皮挫骨的鲜血淋漓,却往往会忽略言笑晏晏的萧景琰一夕之间变成眼神冷峻无波的靖王时,那场心如死灰的无声凌迟。

此后世间只有熬尽十年心血来筹谋乱局的梅长苏和把自己放逐于朝堂之外一心打仗的靖王。

我当年看书时,痛惜于林殊锋芒毕露后的人生起落,心折于梅长苏的运筹帷幄,他始终吸引着我全部的注意力。靖王,于我不过是春风拂波,仅仅止于心有微澜而已。

可当我看着靖王风尘仆仆地策马而来,却对着郡主驻马相问的桥段,我不禁莞尔。这的确是我当年读着小说时,脑海里浮现出的那个耿直又爱别扭的靖王:

身在朝堂外,却忧心着朝中人。明明是担心郡主被迫选婿背后的重重压力,想要关心她,却已经找不出一个适合关切的姿态,只好继续端着一脸的冷傲。除了他出声呛夏冬时嘴角隐隐勾起的一丝淡淡冷嘲,无论是之后他被侍卫拦在城门外听着亲随将士的嘀咕抱怨,还是父王心不在焉的赞许和横加指责,他始终都是一副波澜不惊的冷峻。

对霓凰,他避的是同为赤焰支持者的嫌也好,避的是为“遍插茱萸少一人”的伤感也罢,这位大梁手握云南边军的郡主知道,在这偌大的金陵城里,能完全心无芥蒂,真心为她的未来而忧心的人,也就只有靖王了。所以,勉力强撑精神来对抗情丝绕的郡主,看到靖王闯宫相救,只拼力一声轻唤便力竭地安心倒在他怀里。她知道的,眼前的人虽不是她的林殊,却也是同样拼了性命也会护她周全的人。

御前陈情,靖王先是深深地瞪了越贵妃一眼,按捺着眼中那冷冽的怒意,一如他在昭仁宫那冲天而起,旋身挟持太子时,身上迸发的浓重杀气。自己领受了刀挟太子的罪名又何妨,她是那个撒个娇林殊不得不背着回家的小姑娘,她是那个曾经和林殊一起欺负他,笑着叫他“大水牛”的小姑娘,她是那个他们曾一同捧在手心里的小姑娘,最护着她的林殊已经不在了,叫他怎么还能容别人来欺凌践踏她的名节和尊严?!

忽地想起那日的城郊,郡主始终对靖王的面若寒冰的模样挂着温和的笑意,回头对夏冬说“靖王自有靖王的风骨。”

不枉青梅竹马一场,郡主始终是懂得靖王的。
纵然时过境迁后,他已经不是那个眼睛都带着笑的萧景琰了。

相爱不如相知,靖凰之间的信任就像剧里梁帝扣押梅长苏时,景琰把自己的后背交托给霓凰,然后自己进宫去单刀赴会;就像情丝绕那里,霓凰看到景琰就卸下了自己的坚硬武装,安心地昏睡过去。这种大爱,可能已经不能用一般的男女之情来形容了吧。

柴郡菌:

靖凰是真的没有可能,好像,我这种把他们看做cp的行为就是一种ooc,只是,cp一定是关于爱情?情感一定是关于性爱、婚姻?

看到第一篇靖凰文《互为看客》(后面是借了大大的概念,谢谢。拱手,弯腰90度),当时就想这题目怎么可以这么贴切,这两个,确实是对方人生中站得最近的看客,这么近,甚至其实自己也是局内人,他们的疼痛息息相关,血肉相连,只是,仍旧是对方的旁观者,只是,是否像是在看自己的故事,作为旁观却看得更为清楚,如此清晰真切,是否更痛?

靖王与郡主应该是最了解彼此情感的人,这么相似的经历,站得这么近,就像一个故事,却站在局内局外的看过,要怎样去不懂

是不是也因此不敢再接近,他们之间被生生地血肉模糊地扯去了一个小殊,鲜血淋漓的两个伤口,互相都不敢在再见时睁眼,即使伤口相接愈合,也是无时无刻对所失的提醒,不如各自珍重

但是,虽然,如此,这么多年,他们身边不曾变的只有对方

真的不是爱情,我这种才活了十几年的人,也是真的不知道怎样形容,只有  互为看客

这样就能说第一个问题了【什么逻辑】,cp只关于爱情的话是有点狭隘了,couple看得单纯一点,也可以只是指两个人,两个人之间有很多种可能,就像约翰卡尼的《once》,不是说靖凰的感情或故事与他们相似,而是你很难给那种感情下定义,友情,爱情,知己,灵魂伴侣,似乎都像,又明确地知道不是或不止如此,更浓,更淡,更复杂

靖凰的cp,我讲的,是关于他们之间的关系、相处方式、他们对于对方是什么样的存在,所,以,我喜欢靖凰cp

【真的不会排版而且不喜欢用句号【矫情】【虽然不是同人文,而且各种内容重复,不通顺还有逻辑硬伤【划】我也不知道算作什么,就当安利看好了,或者对燃起我内在靖凰魂的《互为看客》致敬?对我来说挺长一段了,至少是一小块的大腿肉了 


评论(7)
热度(27)
  1. 七七伯伦希尔 转载了此文字
    好彻底好贴心的分析。心安!
  2. 伯伦希尔Faro 转载了此文字
    《琅琊榜》剧版中著名的救美桥段:梁皇七子靖王萧景琰,孤身强闯越贵妃昭仁宫,舍命救霓凰郡主。从被拒昭仁

© 伯伦希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