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伦希尔

德意志战车球迷表白:“大理石,岩石和钢铁都会折断,而我们的爱却永远不会!一切的一切都会过去,只有我们自己最忠实。”

【克洛泽本命,BK坚守者,All K杂食动物】
【克林斯曼·比埃尔霍夫·勒夫,DFB最帅教练组拥趸】
【DFB泛德甲联盟博爱党,他德历史考古挖掘者】

汉服同袍,某古风角色作品粉,有精神洁癖,不混国产明星粉圈,且拒绝娱乐圈RPS。毒舌吐糟党一枚,眼里不揉沙,我的地盘我做主,谢绝被教如何做粉,追星族KY小可爱们慎PO

也说禁忌之恋:喜欢就是放肆,但深爱则会克制

看了些靖凰党们的一些讨论,就一个感想:“喜欢就是放肆,但深爱则会克制。”其实呢,这句话是颠倒着说的,应该是“放肆只是喜欢,克制才是深爱”,这么说逻辑上就清楚多了吧——

因为喜欢是单方向的情绪,喜欢一个人,就会想要接近她、走入她的生活。如果毫无顾忌只是一味地想要表达自己的喜欢之情,而不去考虑对方是否需要、是否乐意接受,这就是一种放肆;而爱是双方向的圆融,它包括喜欢,但又比之喜欢更复杂、更深沉,只有学会体察对方的处境,体谅对方的感受,由此调整自己对于情感的表现方式,才能算是深爱,这种相处模式需要一定的隐忍与克制。


记得天涯有一个开扒“影视剧作品中的禁忌之恋”的帖子,荧屏作品里将压抑克制的禁忌之爱表达得比较到位的当属以赵玫小说《高阳公主长歌》为蓝本的那部《大唐情史》(这部历史剧争议很大,暂且不去讨论剧中人物事件与历史文献的切合程度,单取影视文本这个语境下的角色面貌和人设关系来谈谈禁忌之恋的感情模式)。

剧中的感情线设置是一明一暗,女一号高阳公主与男一号辩机和尚的情史走明线,热烈奔放;而与男二号吴王恪之间的暧昧则走暗线,隐忍内敛。很多人因为聂远而喜欢辩机,而我当年却独钟吴王,甚至怜惜他和高阳之间那种无法释然,却又无法说破的禁忌之恋。

重温了这部剧,原以为只是高阳心里喜欢她三哥,再看发现吴王也是爱高阳的,只是人言可畏!而他又比高阳要理智得多。这个故事很纠结,吴王恪的命运也让人痛惜,剧中对他与高阳之间超越于手足之爱的情感有点躲躲闪闪,不敢细叙,却也不能不叙。年少无忧的高阳公主和吴王恪,在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岁月中滋生出了某些不被世俗所接受的朦朦胧胧的感情。

然后,流光飞逝,直到贞观八年(634年),吐蕃赞普松赞干布派出使臣禄东赞赴长安与唐朝通聘问好,请求和亲。而松赞干布的使臣恰好相中高阳公主,并在大庭广众的国宴之上向其示意。端着架子的十七公主并未应允,吐蕃不愿善罢甘休便提出要比武招亲(胜方可以决定和亲事宜),“善骑射,有文武才”的吴王恪当即直接拔剑而起,应下了吐蕃使团的挑战。而国宴散后,高阳收到了来自吐蕃的求亲礼物——定情玉枕,小女孩渴望被爱的虚荣心理被玉枕捕获了,宣称愿意嫁给松赞干布(其实就是耍耍性子,说着玩罢了),并连夜乘步辇前往吴王府。结果,吴王恪听说后,气疯了,严正阻止。

吴王:不,这绝对不行……
高阳:可我已经决定了。
吴王:这事我不同意!
高阳:我不是来征求你意见的,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的决定(私以为,和亲云云就是女主故意说出来刺激某些暧昧人士的)
吴王:为什么要这样?你知不知道你的决定过于草率了?
高阳:我相信直觉,那边或许是我最好的归宿。
吴王:高阳,你疯了吗?那些个凡夫俗子根本就配不上你!
高阳(悠然地看着对方气急败坏的样子):那你说,什么样的人才配得上我?
吴王(顿了一下,故意撇过头不去看高阳):天下最完美的男人。

次日,吴王恪进宫面圣,对十七公主远嫁和藩之事表达了反对意见。当然,宫中也有多方讨论,最后物色出了更为合适的宗室女文成公主联姻吐蕃。

之后,太宗诸子就国履职。吴王恪带着对高阳的挂牵,吟咏着《将仲子》悲伤地离开了长安,载了一车兵书去益州赴任,身后留下长长的背影在夕阳下无奈地叹息,高阳独自在城楼上眺望,一直目送着他远去。吴王在马背上高唱《将仲子》的情形,很是豪气,又满是辛酸:

将仲子兮,无逾我里,无折我树杞。岂敢爱之?畏我父母。仲可怀也,父母之言亦可畏也。
将仲子兮,无逾我墙,无折我树桑。岂敢爱之?畏我诸兄。仲可怀也,诸兄之言亦可畏也。
将仲子兮,无逾我园,无折我树檀。岂敢爱之?畏人之多言。仲可怀也,人之多言亦可畏也。

记得有一幕,因为辩机之事败露,朝野舆论哗然,李恪赌气说恨不得掐死高阳,高阳却道宁愿死在三哥怀里,李恪冲动地掐住她脖子,可一听到她喘不过气来又惊慌地怕弄疼了她。高阳悲苦,叫着“三哥”伏在吴王怀里痛哭不已。李恪无奈,自问该拿她怎么办。此时二人心中都是那么怜惜着对方,心痛着自己,让观者如我辈亦觉惨淡。我完全够能理解高阳后来对辩机的疯狂与执念,那是她对命运的一种发泄,那是对失去吴王的一种补偿,也只有在吴王面前,她才能稍停自己疯狂的举动,但放肆如她亦不能冲破血缘和政治的枷锁。

“如果你不能留下,就什么也别留下,包括回忆。”如果《琅琊榜》里靖王心悦过郡主,那么郡主对此或许是有所感知的,她也未必就如旁人所见的那般心如止水波澜不起,只是碍于世俗舆论而不能予以回应罢了。毕竟,从赤焰旧案到林殊之死都是梗在两人心口上的刺,兄弟妻不可戏,像“君夺臣妇”这种千夫所指的恶名更不是那么好背的,为了靖王的清誉,郡主即便是心中明白也得装作不明白了。

正如《飘》中,斯嘉丽一直误以为艾希礼是她的初心挚爱,但直到最后她才意识到,艾希礼对她来说只是青春年少时的一个美好幻影,一直默默守护着她的白瑞德才是她的毕生真爱。

另外,以个人观剧体验来说,从未被殊凰CP的人物剧设打动过,原因就在于每每看到霓凰郡主为杰克苏初恋守节孤老的情节,便油然而生一种尴尬别扭之感。海晏笔下的霓凰是随父入京时太皇太后见她与林殊门当户对、年貌相配,才撮合到一起并订下娃娃亲的,作为外藩亲眷又非长期留京,两人真正相处的时间满打满算才不到一两年,感情还没能升华林家就出事了,之后十几年生死无话,再无交往。那种为了渲染林殊完美的杰克苏形象而刻意生造出的所谓的“至死不渝的爱情”太虚幻、太勉强了,就像斯嘉丽在对待艾希礼时的自我催眠一样:“我好像有点在意,有点喜欢白瑞德了。不行,我必须得守着艾希礼,想到艾希礼我就会发现自己爱的人是艾希礼,不会是瑞德,我不会喜欢瑞德的,我怎么能爱上瑞德呢?我绝不能有表现出喜欢瑞德的任何迹象,我这一生只会爱艾希礼一个人,我已经习惯自己这样深爱着艾希礼了……对对对,就是这样的,我对艾希礼才是真爱,于瑞德反正不可能是男女间的那种感情……”之前的斯嘉丽一直生活在自己制造的关于艾希礼的梦里,当白瑞德走进她的生活,带给她的是相知之后的宽纵与真实的陪伴。可是,一个正在做梦的女人是很难被叫醒的。直到最后,当艾希礼的光环在斯嘉丽眼前消失的时候,她才从自己所编织的梦境中走出来,平心静气地观察这个世界,这时才发现自己耗尽前半生所追逐的“艾希礼”,不过是儿时那身光鲜的衣裳罢了——

“他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存在过,除了在我自己的想象里。我爱的只是自己虚构的一尊偶像,一尊的完美偶像。我自己做了一套漂亮的衣服,然后就爱上它了。阿希礼骑着马走过来时,那么英俊,那么与众不同,我便把那套衣服套在了他的身上。我一直爱的是那套华丽的衣饰——根本不是他本人。”

“这些年来,她一直靠在白瑞德这堵爱的墙上,但对他的爱却始终没有放在心上,自以为自己的力量都来自于自身一人。今晚早些时候,她已经意识到,在她与命运的多次激烈搏斗中,白瑞德一直和她肩并肩地站在一起,默默地躲到幕后,关爱着她,理解着她,随时准备向她伸出援助之手。——哦,如果不是爱一个女人爱到发狂的地步,哪个男人会做到这样呢?”

之前是艾希礼挡住了她的视线,她的喜怒哀乐都因为艾希礼,每一次艾希礼出现,她就控制不住自己。然而,一切自欺欺人的感情都只是暂时的,白瑞德早已不知不觉地融进了她的生命里,并且在她的心中占据了一个极为重要的位置。只是斯嘉丽对于自己的爱和骄傲自负,使她相信自己的想法和追求都是正确的,包括对于艾希礼的迷恋也是正确的,如果承认了自己爱的并非是艾希礼,自己想得到的人也不是艾希礼,那就是否定了自己,她的自负不允许这种否定。因此即使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斯嘉丽也会错误地执着下去,也因此忽略了自己的真实感情。

好在米切尔女士的《飘》是开放式结局,末尾着重刻画了女主角永远不向命运屈服的强悍个性,敢爱敢恨的斯嘉丽大可以轰轰烈烈地重新追回白瑞德,但于靖凰来说“喜欢就是放肆,深爱则会克制”,复杂而又特殊的关系决定了他们大抵只能是“可念不可说”的状态了。

糊涂涂的胡古月:

家里某人在补琅琊榜,昨天终于看到最后一集,我就去瞄了两眼。

猛然发现,边境来犯的时候,酥胸在那边讲讲讲的时候,

郡主和水牛分别用了两句台词的时间演绎了一下下我的眼里只有你!!!

【能不能给我两句话的时间,紧紧的把那眼神变成永远,唱】


酥胸说水牛:“天下乱成粥了你也不能走!我怎么舍得让你上战场!

酥胸说郡主:“南境不太平就靠媳妇你了!我就是舍得让你上战场!

 ↑↑↑↑↑↑↑↑

 瞧瞧什么叫区别对待,摔!


酥胸说这两句话的时候,

郡主一脸关心地看水牛,

水牛一脸担心地看郡主。

看视频的时候还真觉得两个人的注视里满满的情意啊!

邪教党才不觉得只有兄妹之情呢,哼!





酥胸已经边走边回头去看地图啦!

水牛你还不知道回头!

酥胸已经迈了一大步啦!

水牛你还看着郡主做啥!

郡主眼里只有酥胸,好虐!


DALALA
我当时看的时候也发现了,感觉靖王呆了好久,等苏兄又回头来时,他才触电般把视线转开,那时靖凰就在我心里埋下了种子~

南无
我还发现出征前夕,靖王和苏兄在城墙上说话的时候说到如果苏兄不幸战死对大家的打击,靖王第一个说的霓凰,哈哈忍不住不想多了。这说不定是隐藏剧情23333

老陈丶风暴戒酒
《江山背后》中间的靖凰一系列同框,景琰各种默默看着神采飞扬的郡主的时候,在霓凰说话的时候,他一直在默默地看着她。哎玛,我这种《琅琊榜》还是在室友威逼利诱下看完的人(而且当时非常不喜欢王凯来着),居然站了靖凰同人!

糊涂涂的胡古月
哈哈哈~是的,总感觉水牛是心疼郡主的,剧里互动太少了些(有解读是说都是将帅要避嫌防老皇帝猜忌)

love雪中精灵
这个就是靖凰党的出路,水牛剧中对郡主的眼神真的很不一般

Tarius_乔妹
我昨天截图了一个,私炮房炸了那里,三人组吵架。霓凰一炸,景琰立刻就软了,那个眼神里全是委屈。

老陈丶风暴戒酒: 
其实我看片子的时候一直都觉得酥胸其实一点也不在乎郡主,因为他可以拿郡主去谋算(真正心爱之人应该只想保护她不被庙堂沾染吧)。而靖王两次,眼神都是随着郡主而走的。一次是这里啦~还有一次是点了爆竹房那里,酥胸已经回头在跟靖王说话,靖王转头的时候眼神还在看郡主。就为了这些低眉转首的情愫,站定了靖凰!

评论(3)
热度(63)
  1. 伯伦希尔糊涂涂的胡古月 转载了此文字
    看了些靖凰党们的一些讨论,就一个感想:“喜欢就是放肆,但深爱则会克制。”其实呢,这句话是颠倒着说的,
  2. 燕草糊涂涂的胡古月 转载了此文字

© 伯伦希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