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伦希尔

德意志战车球迷表白:“大理石,岩石和钢铁都会折断,而我们的爱却永远不会!一切的一切都会过去,只有我们自己最忠实。”

【克洛泽本命,BK坚守者,All K杂食动物】
【克林斯曼·比埃尔霍夫·勒夫,DFB最帅教练组拥趸】
【DFB泛德甲联盟博爱党,他德历史考古挖掘者】

汉服同袍,某古风角色作品粉,有精神洁癖,不混国产明星粉圈,且拒绝娱乐圈RPS。毒舌吐糟党一枚,眼里不揉沙,我的地盘我做主,谢绝被教如何做粉,追星族KY小可爱们慎PO

“我瞥见幽深的黎明,我看见古老的昨天,看到我不能领悟的一切。我感到宇宙正在流动,在你的眼睛和我之间”——以阿多尼斯致王凯。唐川的这张海报,有很多细节可以挖掘。主人公的右脸被玻璃遮挡只露出眼睛,似乎在冷静地审视着什么,洞透一切;而左脸在阴影的修饰下,似乎流露出一种痛苦和悲悯交织的情绪。两只眼睛都是清晰的,眼珠像琉璃一样清澈透亮,放在一起看很是对称和谐,但分开来看所表达的情绪却又完全不一样:一边犀利一边慈悲,正好符合角色纠结于情法理之间的内心状态……

风起高楼辨伪真,踌躇此夜费心神。须知勘破东君意,原是还泪证前尘。

——细雨江南故人来《赠王凯答唐川教授》

整组海报是槛外人看槛内人的视角。电影导演以全局入里,电影演员凭表演入心。让我们在槛外看法理,槛内动真情?——石泓为情所困,唐川为情理法所困,只有导演是局外人;我们都为世事所困,只有上帝是局外人。

与日韩两版电影对“献身”主体狭义地单箭头指向石神为爱情而精心设计出“悲伤的告白”不同,在中版影片的叙事中,“献身”的奥义则被升华为双男主载体,即唐川和石神两个人都在自我献身,两位主人公都因为不同的原因而给自己戴上了命运的枷锁,从而都被各自难以解开的“谜题”所困住:唐川是被理性与秩序的理想国所困,石泓是被用生命奉献的爱情所困;结果是唐川舍弃了情,献身给了法理;而石泓舍弃了法理,献身给了情,两人双双陷入“囚徒困境”之中。所谓当局者迷,而想解开这一切咒缚的导演则置身于局外,悲悯地注视着众生……

评论
热度(22)

© 伯伦希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