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伦希尔

德意志战车球迷表白:“大理石,岩石和钢铁都会折断,而我们的爱却永远不会!一切的一切都会过去,只有我们自己最忠实。”

【克洛泽本命,BK坚守者,All K杂食动物】
【克林斯曼·比埃尔霍夫·勒夫,DFB最帅教练组拥趸】
【DFB泛德甲联盟博爱党,他德历史考古挖掘者】

汉服同袍,某古风角色作品粉,有精神洁癖,不混国产明星粉圈,且拒绝娱乐圈RPS。毒舌吐糟党一枚,眼里不揉沙,我的地盘我做主,谢绝被教如何做粉,追星族KY小可爱们慎PO

【DFB考古】德国足球新根基探秘:革命性变化来自二十年前的火花

德媒专栏 2010-10-07

当红少帅图赫尔,起步于斯图加特青年队,曾经带领美因茨创造了7连胜的辉煌。斯图加特,数年前依靠青年军夺冠,目前却排名德甲倒数第一。斯图加特,施瓦本地区,就是这样一个难以捉摸的地方。它近年来为德国足坛贡献了大量的教练人才,提供了大量的足球先进理念,成为德甲和德国足球的内力来源。它不同于拉玛西亚、不同于阿贾克斯,它不是一所具体的足球学校,而是一个足球思潮的温床。


记者艾文报道 核心在斯图加特的施瓦本地区贡献了众多出色的教练和球员:图赫尔、兰尼克、克洛普、库尔茨、杜特在联赛中执掌帅印,在最高层的国家队层面上,来自同一个地区的主帅勒夫、助理教练弗里克、领队比埃尔霍夫和U21主帅阿德里昂都是施瓦本人,德国足协负责教练培训的沃尔穆特也与这个圈子有着密切的联系。他们尽管在战术打法上有细微的不同,但坚持的理念都是一致的,图赫尔总结说:“我们的根本点都是相信通过战术压迫去导致对手造成主动失误,越早获得球权越好。限制对方带球队员与进取的距离,我们的球员必须能够用积极的奔跑在局部上形成优势。”来自施瓦本的足球人经过二十年的努力,将这样足球理念扩展到了整个德国,在不同的教练的理解下又变得更加完善,最终给德国足球带来了深刻的变化。这里成为德国足球的根基之地,一个可以挖掘无限人才的大足球学校。图赫尔深有感触地说:“这里可以与阿贾克斯的足球学校比美。”

一脉相承的足球这一切的起点是在斯图加特。二十年前的一个小火花看起来并不起眼,却对整个德国足球带来了革命性的变化,点起这把火的,是现在62岁的赫尔穆特·格罗斯。离开了巴登符滕堡州,格罗斯并没有什么名气,但他却有着德国足球最好的大脑。《法兰克福汇报》说他有一种“充满了神秘感的声誉”,他也被认为是德国足球最好的战术专家。当时德国足球还沉迷于盯人防守的辉煌历史上。格罗斯的本职是一名建筑师,业余则是业余球队盖斯林根的教练。也许正是因为他是一个出色的建筑师,他敏锐地察觉到建筑与足球的联系。在观看了荷兰队比赛后,格罗斯开始研究区域防守战术。尽管洛兰特、切尔瑙伊和哈佩尔等名帅已经开始了区域防守,但他们的初衷是通过这样的战术更节约体能。但格罗斯认为,区域防守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他期待的是球员能够通过跑动给对手形成压迫,并且更早地形成反击,这实际上是就是现在德国风格的雏形。80年代开始,格罗斯先后执教两支业余球队,就开始尝试这样的改革。1986年他认识了在斯图加特担任预备队主帅的兰尼克,兰尼克被格罗斯的足球思想震惊了。两人迅速地成为好友,并且开始在预备队中进行尝试,他们不断地在比赛中完善这种打法。不仅是向球员传递这种思想,同时努力地向周边传递这种思想。 容易抱团的施瓦本人虽然直到90年代出,兰尼克的新思想还被德国的守旧派嘲笑,“教授”这个称号并不是对他的赞叹,而是一种嘲讽。但兰尼克还是感染了很多人。勒夫在斯图加特执教期间就与格罗斯相识,图赫尔的精神导师老巴德施图贝尔是格罗斯和兰尼克在斯图加特青年队的同事,也深受他们的影响。这样的战术思想成为了连接施瓦本足球人的一种纽带,他们都更愿意与熟悉相同战术思想的人合作。兰尼克到霍芬海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挖来了自己的导师格罗斯,赛季初他有意邀请图赫尔来工作。他能够在霍芬海姆顺利地找到感觉,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他的前任弗里克在这里执教了长达五年的时间,已经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克林斯曼在执教国家队的时候,寻找合作团队的重要条件也是同乡。德国足协给他推荐的奥西耶克虽然是资深教练,但克林斯曼还是拒绝了这个推荐,他首选兰尼克被拒绝之后,又请来了勒夫。世界杯之后勒夫上位,还是青睐自己的同乡弗里克。杜特在弗赖堡、库尔茨在凯泽斯劳滕的教练团队的核心位置都是施瓦本人。

导师?奠基?施瓦本地区变成了德国足球的思想源泉。图赫尔用阿贾克斯的足球学校来比喻,但实际上施瓦本对德国足球的贡献远大于一座足球学校。格罗斯并不认为自己是这种风格的奠基者。他说:“我们没有什么派系,我也不是什么长老或者领袖。我们可能是早一点开始运用了这种积极的区域防守战术,影响了周围一些有现代思想,愿意冒险的教练。这种思想将我们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但我们在交流中共同发现新的东西。”即使思想同源而出,每个人的理解也会出现一些不同,并且吸收一些新的风格。兰尼克更加强调小范围内的战术配合,图赫尔要求的是用大范围跑动,不惜体力来提前破坏对手的进攻路线,他的轮换制度就是为了保证球员们充沛的体能。勒夫要求的是整体战术阵型的严密结构,弗赖堡的杜特和库尔茨的凯泽斯劳滕则将这种战术演变为一种更加积极的快速反击。库尔茨受到勒夫的影响很大,他在世界杯后说:“德国在世界杯上的表现让我们认识到了依靠那些年轻的对荣誉充满了渴望的球员,也是能够有很好的表现的。我们钻研了国家队比赛的录像,特别是快速反击时的跑位。”杜特虽然没有出生在施瓦本地区,但他的职业生涯效力于斯图加特踢球者,并且现在又在弗赖堡执教。杜特将目光放在荷兰人身上,他非常欣赏前汉堡主帅乔尔的防守体系:“你们每个人都必须在自己的区域控制住对手。” 年轻人获益有意思的是,来自斯图加特周边的这些教练们,少有在球员生涯中十分成功的。勒夫、兰尼克和弗里克都没有踢出名堂来,图赫尔、克洛普都是因为重伤而早早地选择了退役。他们不再依赖于经验,而是有效的战术。当这些笃信战术的教练们获得成功的时候,也是经验主义的足球被逐渐淘汰的时候。这推动了德国足球在战术上的进步,同时也让整个国家队跟着获益。球员们更早地接触到了这些内容。德国队助理教练弗里克说:“那些来自霍芬海姆、斯图加特或者美因茨的年轻球员只要一到国家队,立刻就能知道我们要求的是什么。他们在基本的战术思路上,已经得到了良好的教育,他们在这里不需要重新理解战术,只需要细化。”在国家队中,来自施瓦本地区的球员也更受到重视。赫迪拉就是一个模范,他是图赫尔执教斯图加特青年队时候的队员,两人至今还有着密切的联系,这也是赫迪拉为何能在国家队迅速弥补巴拉克空缺的原因。在德国U21阵容中,来自施瓦本教练执教的凯泽斯劳滕、多特蒙德、弗赖堡和美因茨等球队的球员达到了11人,占了名单的一半以上,可是拜仁、不来梅和汉堡却无人入选。在更低级别的球队中,这样的趋势同样明显。

评论
热度(14)
  1. Kirsten伯伦希尔 转载了此文字

© 伯伦希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