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伦希尔

德意志战车球迷表白:“大理石,岩石和钢铁都会折断,而我们的爱却永远不会!一切的一切都会过去,只有我们自己最忠实。”

【克洛泽本命,BK坚守者,All K杂食动物】
【克林斯曼·比埃尔霍夫·勒夫,DFB最帅教练组拥趸】
【DFB泛德甲联盟博爱党,他德历史考古挖掘者】

汉服同袍,某古风角色作品粉,有精神洁癖,不混国产明星粉圈,且拒绝娱乐圈RPS。毒舌吐糟党一枚,眼里不揉沙,我的地盘我做主,谢绝被教如何做粉,追星族KY小可爱们慎PO

【DFB考古】施瓦本羁绊——德国教练家谱探秘

乌利·黑塞专栏(Uli Hesse)2010-11-30

看一下现在德甲积分榜榜首的两支球队,当人们讨论是否应该把现在的功劳记在两个主教练——美因茨的图赫尔和多特蒙德的克洛普身上时,你很少会听到一些不同的声音。

这两个教练经常会被放在一起比较。他们都曾是不错的球员,但跟伟大这些词靠不上边;他们都成名于美因茨;他们身上体现了新一代教练的聪明才智,都喜欢用一些廉价的年轻才俊踢出令人惊叹的比赛;哦,见鬼,他们俩长得都这么像!几乎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毫无疑问无论行为举止还是风格长相克洛普和托马斯看上去都像极了,”美因茨经理克里斯蒂安·海德尔说道,他和克洛普以及图赫尔都曾共事过,“这俩人可都是专家!绝对货真价实!在美因茨,我们可没人会穿了件球队大衣坐在场边不停记笔记。”(好吧如果你觉得最后一句是在嘲笑路易斯·土鳖·范加尔,那我也不否认)

但是怎么说来俩人还是有一些细微的不同的。图赫尔是个天才的战术家,每周他都会为针对对手量身准备一套他所谓的比赛计划。这也就是为什么每周他都会换他的首发球员,即使有些球员在上周六的比赛中表现优异他都会毫不犹豫地放在替补席。

而另一边克洛普的优势在于他杰出的管理才能。他拥有一种罕见的雄辩天赋,而且不仅限于球员。这种天赋让他能够在固定他的首发11人的同时又不让替补们感到不满。而且他还很聪明,对帮助他制定战术的助手热利科·布瓦奇很信任。

然而他们有一个有趣的共通点但是人们从来没有提及,那就是即便他们和美因茨这座莱茵黑森州城市关系如此紧密,他们可都是施瓦本人!

克洛普出生在施瓦本首府斯图加特,小时候住在黑森林地区北部一个很小的叫舒普弗洛赫(Schopfloch)的乡下小镇,按他的话说“生长在一个相当土鳖的施瓦本家庭”。

图赫尔来自中施瓦本地区的克鲁姆巴赫(Krumbach),这是一个人口不到15000人的小镇。直到15岁前他一直在当地俱乐部踢球,后来在24岁因伤退役前他还曾效力于位于施瓦本-阿尔卑斯山脚下的丙级俱乐部乌尔姆。他的第一份教练工作就是斯图加特青年队教练。

你可能会问为什么我们要对这俩人都是施瓦本人的故事大写特写。好吧,我只想提醒你们注意一下图赫尔在乌尔姆的教练可是拉尔夫·朗尼克,他在接手离家更近的斯图加特主教练工作前曾带领乌尔姆这支小球队一路杀进了德乙联赛的上半区!

朗尼克出生在一个叫巴克南(Backnang)的小城。这座小城在斯图加特东北大约半小时车程,人口大概只有35000。他的父母是来自东普鲁士(父亲)和西里西亚(母亲)的难民。他父母是在萨克森邂逅的,可他们的儿子却在施瓦本长大。“这可是我的家!”朗尼克说,他对自己的施瓦本籍贯相当自豪。即使他后来在汉诺威和盖尔森基辛工作,他老婆和孩子都从来没有离开过巴克南。

朗尼克在斯图加特教过一个球员,他就是延斯·凯勒,一个经验丰富的后卫。凯勒出生在斯图加特,生长在瓦根(Wangen)。就像每个施瓦本幼兽一样,他的床单都是斯图加特的。10月他刚被任命为斯图加特队主教练,美梦成真。

而大约2周前,凯勒和他的老乡,现在凯泽斯劳滕的主教练马尔科·库尔茨大干了一场。库尔茨也出生于斯图加特,在希伦布赫(Sillenbuch)长大,但是他可不是什么斯图加特的拥趸。他爸爸从小就是斯图加特踢球者队的死忠,而现在他爸爸居然成了这个队的主席!马尔科在斯图加特和凯勒做队友之前一直效力于斯图加特踢球者的U16少年队。这就能解释为什么这俩人互相不爽了。

所以现在我们有三个出生在斯图加特的德甲球队主教练(克洛普,凯勒和库尔茨),朗尼克来自那个扔个石头都能扔到到斯图加特的小镇;图赫尔从斯图加特开始教练生涯,尽管从他家到斯图加特要在A8高速公路上开1个小时;再加上汉堡主教练阿明·费,他来自施瓦本行政中心奥格斯堡。这样我们会发现在16个德国籍德甲球队主教练里竟然有6个是施瓦本男孩!

有些细心的人会发现施瓦本人在这方面的统治性优势甚至延伸到了德国国家队。因为当出生于东斯图加特哥平根的尤尔根·克林斯曼接手国家队时,他任命了尤阿希姆·勒夫作为助手,而后者又拉来了汉斯-迪特尔·弗利克。“施瓦本裙带”这个词从那时就开始被用来形容教练组里的裙带关系了。


施瓦本&巴登型男教练三人组:克林斯曼、勒夫、比埃尔霍夫

确实当克林斯曼接手国家队后,许多现役或者前斯图加特队球员入选了国家队,中间的一些人,比如马里奥·戈麦斯,塞尔达尔·塔什彻或者萨米赫迪拉,都出生在施瓦本。

然而确切地说不论是勒夫还是弗利克,他们都不喜欢自己被人叫做“施瓦本阴谋”的一部分,而且不仅仅因为是因为“阴谋”这个词。要知道他们俩都来自巴登地区,而施瓦本人和巴登人作为传统德国的一部分却互相憎恶,这由来已久。(温菲尔德·沙费尔,前喀麦隆队主教练,许多年前当他从巴登地区的卡尔斯鲁厄队跳槽到斯图加特做主教练时,卡尔斯鲁厄的死忠是如此恶毒地诅咒他,以至于最后沙费尔本人用了“种族主义”这个词来形容当时失控的局势)。

但是当我们撇开这些地区差异,用更开阔的眼光看一下地图,我们就会惊喜地发现原来有如此多的教练来自德国西南地区。

勒夫来自黑森林地区的舒瑙(Schönau),离罗拉赫(Lörrach)仅半小时车程,而奥特马·希斯菲尔德就来自罗拉赫。弗利克来自海德堡,和斯图加特一样,海德堡也坐落在内卡尔河畔。而离海德堡仅仅15分钟车程就是曼海姆,那里不仅是德国最为传奇的教练塞普·赫伯格的故乡,而且现在云达不莱梅的主教练托马斯·沙夫也来自那里。

我无法解释为什么现在这么多优秀教练出自那里,也许这仅仅只是一个趋势。要知道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南斯拉夫教练在德甲可是非常吃香的,比如拜仁的卡伊科夫斯基和泽贝克,还有斯捷潘诺维奇(此君还做过沈阳金德主教练)等等。但是现在杜伊斯堡的米兰·沙希奇是德国前三级联赛中唯一的前南斯拉夫籍主教练。看来现在从前南斯拉夫来的主教练在德国已经过气了,取而代之是那些从西南地区来的年轻才俊。

故事说到这里其实还没有完。如果克洛普今年能够带领多特蒙德举起德甲沙拉盘的话,那么他就是第二个马蒂亚斯·萨默尔——和施瓦本人关系紧密的多特蒙德冠军级教练。2002年萨默尔带领多特蒙德拿到了德甲冠军,他曾效力于斯图加特并且娶了斯图加特姑娘做老婆。来自大西南的希斯菲尔德,他的整个德甲生涯都效力于斯图加特。而带领多特蒙德在1989年捧起德国杯从而结束了多特蒙德人对这个奖杯长达23年等待的霍斯特·科佩尔,你猜他是哪里人?斯图加特!

这只是一个偶然吗?我也不知道。我所知道的是:不久之前,我在威斯特法—伦南看台最前面认识了一个多特蒙德死忠,他跟我解释他们是怎么跟着“我们都是多特蒙德男孩”这首球迷歌曲的节奏载歌载舞的。我敢肯定即使多特蒙德死忠知道他其实来自施瓦本,大家也不会太惊奇。

评论(2)
热度(13)
  1. Hesleilnisa伯伦希尔 转载了此文字
  2. Kirsten伯伦希尔 转载了此文字

© 伯伦希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