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伦希尔

德意志战车球迷表白:“大理石,岩石和钢铁都会折断,而我们的爱却永远不会!一切的一切都会过去,只有我们自己最忠实。”

【克洛泽本命,BK坚守者,All K杂食动物】
【克林斯曼·比埃尔霍夫·勒夫,DFB最帅教练组拥趸】
【DFB泛德甲联盟博爱党,他德历史考古挖掘者】

汉服同袍,某古风角色作品粉,有精神洁癖,不混国产明星粉圈,且拒绝娱乐圈RPS。毒舌吐糟党一枚,眼里不揉沙,我的地盘我做主,谢绝被教如何做粉,追星族KY小可爱们慎PO

『郑重声明』本主页属于私人博客,不欢迎某些以造谣为主业的自媒体及营销号(尤其是“百家号-球后”)定点蹲守,谢绝无良公众号搬运本博内容到大众媒体平台,望部分特殊群体自觉自重!

政治与足球的共谋——也谈厄齐尔问题

厄齐尔事件的舆论风波已经发酵了好长一段日子了,我之前一直耐着性子不更博客,就是想静观事态变化,看看这件事究竟能发展到什么地步。结果,以百度贴吧为代表的德国足球类论坛里,大多数的网络评论都是狂怼DFB和国家队的,甚至有不少打着德迷旗号的人蜜为此事不惜辱骂整支球队甚至其他国脚,说支持了这么多年的球队让她感到恶心之类的,并把持有不同观点的球迷一律打成“精神日耳曼”。在这个事情上,我倒是觉得,厄齐尔球技高超和他在场下是个什么人毫无关系。由于厄齐尔的球星身份带来的偶像效应,使得大多数的追星族人蜜们根本就没办法客观地去看待这个问题。

在此,我根据一些媒体资讯和当前局势来谈一下不同看法。首先说明,以下内容不针对原文博主,我只是就事论事地广而告之一下,如果看到这篇回复的网友历史底蕴深厚,对国际形势有一定的独立思考能力,那我们就能很好地沟通;但如果看文的读者是个傻白甜画风的追星族小可爱,除了维护偶像心疼爱豆之外,啥都听不进去就是要硬怼,那我也没有办法╮(╯_╰)╭

对于论坛上流行的“厄齐尔完全无辜”的观点我无法苟同,但也不可否认德国社会在短短两年内明显冒出了右倾化的迹象,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2010年之前,或许会平淡很多。然而,不巧的是,结合当下的欧洲社会形势,厄齐尔的合影风波早就不是简单的足球层面上的事儿了,而论坛上一群键盘侠对于国际地缘冲突问题视而不见,却本末倒置地大骂德国足坛。对此,恕我冒犯……个中逻辑我实在难以理解。

申明一下个人立场,既然我都能对曾经欣赏过的厄齐尔直言批评,也不要指望我会对谁“为尊者讳”。个人比较赞同微博上“拜仁老赫”的看法,这件事一共分两口大锅,一口锅是厄齐尔自己的(毕竟,这场闹剧的导火索来自于厄齐尔和京多安的不恰当举动),另一口锅是德国足协及教练组的(出于种种疑虑,瞻前顾后,处置失当)。

①厄齐尔的锅:行为越界,在不恰当的时间跟不恰当的政Z人物合影,违背了所在国(联邦德国)的主流社会价值观和国家利益,完全不顾及自己作为公众人物的特殊身份及社会影响力,甘愿被土耳其当枪使,引起舆论争议,影响球队氛围,并且事后拒不致歉,发表了个“say no to racism”的口号,试图把问题引到种Z层面上去。

②德国足协的锅:缺乏觉悟,不明白“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妥协求团结则团结亡”的基本道理。在官方层面上,DFB绥靖思想主义横行,毫无决断胆识,危机处理迟缓,世界杯赛前在厄齐尔拒绝公开表态后对此事不了了之,没有坚决的态度,为日后的风波发酵埋下了伏笔;在俄罗斯世界杯后,DFB又在不恰当的时间里把厄齐尔撇出来,客观上造成了多方打口水战,相互扯皮的混乱局面。

而造就这两口大锅的真正根源是德国“移民文化融入”的失败,以及“多元化”背景下政Z理念冲突尖锐爆发,这些矛盾最终通过埃尔多安合照事件集中爆发!

先谈厄齐尔的锅,我最早的时候以为厄齐尔是“祸从天降”被动惹上纠纷背锅的,后来看到一些内幕材料才发现他是自己主动卷入政Z的。要说厄齐尔跟埃尔多安合影的举动没有任何政Z意图,他本人没想介入政Z事件,那就是搞笑了,逻辑上根本就解释不通(强调厄齐尔什么都不懂纯粹背锅的,我觉得说这种话的人才是什么都不懂)。因为厄齐尔一行与埃尔多安的见面绝非偶遇,是预先安排好的既定行程——参加一场为政客拉票站台的球星政Z秀。

吃瓜群众总说足球无关于政治,可现实却是两者密不可分。默克尔亲自出面力挺厄齐尔,无非是想借助他的身份来标榜自己的多元化理念;而埃尔多安拉拢厄齐尔,不过是利用他的名人效应去影响德国境内的土耳其人拉票。最近土耳其体育部、司法部的言论也很明显,就是拿这个球员当枪使攻击德国,现在厄齐尔已经成了政Z棋盘上的一枚棋子,深深卷入政Z涡旋且难以抽身。

虎扑Jr还挖出了一篇资料,厄齐尔的团队经纪人Erkut Sögüt是土耳其人,Sögüt原本是个律师,是勒夫的土耳其经纪人Arslan一手扶植他走上了到球员经纪人这条路(Sögüt还是厄齐尔广告合同事务公司的直接负责人Marketing GmbH in Ratingen)。与Sögüt情同父子的Arslan在汉诺威建立的经纪公司ARP Sportmarketing GmbH和兄弟公司Family&Football一起为球员提供经纪咨询服务,厄齐尔的哥哥Mutlu özil,京多安的叔叔Ilhan Gündogan同属这家公司,也就是说厄齐尔和京多安跟DFB主教练勒夫同属Arslan旗下,而爆料戳穿京多安双国籍谎言的《法兰克福汇报》揭底称,埃尔多安作为曾经的球员,狂热的足球爱好者,大力发展土耳其足球,与很多球星关系很好,也一直试图将知名球星的影响力运作到政Z方面。虽然厄齐尔只有德国国籍而京多安双国籍(《法兰克福汇报》写这篇文章时还不知道京多安一直用双国籍来撒谎),但埃尔多安所在政党AKP一直把他俩宣传成“我们土耳其球员”。

世界杯之前,埃尔多安在英国举办的招待会,厄齐尔、京多安及托松都受邀前往,埃尔多安同时邀请过埃姆雷詹,但詹本人拒绝出席(詹的经纪公司International SoccerManagement GmbH和厄齐尔他们不是一家)。这次活动的内容显然是各方参与者私下沟通后事前策划好的,球员预先准备好签名球衣,再在招待会上赠送给埃尔多安并与之合影,帮助他政Z造势拉选票。实际上,厄齐尔此前2016年就在土耳其觐见过埃尔多安(厄齐尔并非网络讹传中的库尔德裔),双方有着密切的政Z联系,所以埃尔多安也不是无缘无故找上他的。


诸多国内球迷认为厄齐尔出于“如果不和总统见面将会对祖先不敬”而与埃尔多安见面合影并无大碍,故而在此次事件后选择“站”在厄齐尔一边。不过,这终究只是外人的角度,如果真正了解埃尔多安其人以及他近年来的种种作为,就会发现厄齐尔的行为在德国国内引发的强烈反应绝非小题大做。而厄齐尔认为自己有两颗心,一个属于德国,一个属于土耳其,为德国踢球是出于职业追求,谒见苏丹是出于家园信仰,而问题恰恰就出在这“家园信仰”上面——历史上的神罗帝国和奥斯曼之间是百年世仇,而且埃尔多安在德国(包括我朝——埃尔多安不仅弄德国,也搞我们的)政Z和社会价值观中属于极端反面人物,埃尔多安呼吁土裔多生孩子,挤压所在国本土民众的生存空间。厄齐尔不可能不知道德国国内对埃尔多安的基本态度,但却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非常不明智。其后,作为德国斑比文化融入奖的获得者,厄齐尔做这件事被德国舆论批评再正常不过了,而这跟种Z歧视没有太大关系——不跟埃尔多安搅合在一起的外裔赫迪拉和埃姆雷詹就没有被揪住不放,而在厄齐尔拒绝公开回应(道歉)的同时,既没有顾忌到本土派队友的感受,也没有考虑过不认同埃尔多安政Z行为的普通民众的感受。这样任意妄为的客观结果就是对球队氛围和关系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撕裂。


实际上,Arslan的经纪团队确实打了一手好算盘,旗下球员享受着德国足球的青训福利功成名就,再吸引一波MSL世界的流量,两不耽误。然而,合影风波引发的严重后果远远超出了球员本人及经纪团队的预料。于是,厄齐尔忍受着民众和名宿的不满,缩到大幕之后,让队友们先出头顶雷,指望德国队在俄罗斯拿个好成绩,自己发挥得好就是DFB英雄,德国这边就算蒙混过关了,而土耳其那边的利益也不会受到损失(厄齐尔及其土籍女友在土国人气很高,是一块上好的商业资源,厄齐尔本人拒绝拉姆的提议,迟迟不出面表态澄清,就是不想放弃自己在MSL界的人气,其经纪团队打发厄齐尔的父亲接受采访间接做出回应也是出于这种利益最大化的考虑)。谁知天不从人愿,勒夫统帅下的德国队世界杯小组赛溃败出局,更为难堪的是厄齐尔首发出阵的两场比赛,德国队都输得很惨,唯一缺席的PK瑞典生死战里球队反而绝境重生、士气大振。经纪团队被打得措手不及,竹篮打水一场空,想靠世界杯公关不成,反倒使得球员风评跌入低谷。这些行为举措与其说是“家国情怀”,不如说是精心算计好的“球场生意”。

至于德国队世界杯小组赛出局有没有受这事儿的影响不好说。不过可以设想一下,如果我朝男足阵中归化个日本人,他在七七纪念日的当口,跟小犬纯一郎开心合影还被日方拿来宣传,那队友们彼此之间肯定会心生嫌隙,且不愿意亲密合作,这种情况会不会影响到全队在球场上的竞技状态呢?大家可以自行判断。

个人观点,国家认同不能多元化,国家认同一旦错乱会造成极大的政Z灾难。记得中超以前有个边缘国脚“叶尔X”,跑到中东地区跟不恰当的人见面,做了跟厄齐尔行为类似的不恰当事情,后来这个人别说入选国家队了,俱乐部都没得混,直接凭空“蒸发”,连名字都被各大论坛河蟹得查无此人。比起本朝,德国方面不过嘴炮两句,已经很easy了。关于厄齐尔自己的立场问题,他的三篇长文里,始终都是“总统埃尔多安”和“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用一句中国古话来形容就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在恰逢德国对埃尔多安不满的风口浪尖上跑去站台合影,解释的时候反反复复强调自己的土耳其根,看不出对所在国有什么归属感。实际上,从厄齐尔在国家队比赛中不唱国歌,家里悬挂着奥斯曼苏莱曼大帝的油画来看,是可以判断出他对自己的身份认知的。令人感到纳闷的是,如果一个人内心里不认同德国,却为了现实利益而选择德国队(跟传统强队为伍容易拿到大赛锦标),那便多少有了些“两面人”的嫌疑。当然,作为第三方国家的普通球迷,尊重厄齐尔的个人取向,但厄齐尔已经是个成年人了,成年人既然做出了政Z选择,就得为自己的举措负责任。

然而,某些带有粉圈习气的人蜜本着“要死一起死”共沉沦的心态,拼命想拖不相干的无辜球员下水,这种行为非蠢即坏。事实上,国家队的其他队友并没有逼着厄齐尔跟埃尔多安合影,国家队队友也没有逼着厄齐尔回避媒体拒绝澄清,国家队队友更没有逼着厄齐尔连发三篇火药味十足的退队声明,或者对厄齐尔本人采取敌视行为。相反,俄罗斯世界杯赛前,克洛泽在接受采访时,借助自己的声望从中调停,从足球层面出发肯定了厄齐尔的竞技水平,希望大家得饶人处且饶人,给球员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而世界杯小组赛出局后,卡恩作为整个世界杯ZDF台的嘉宾第二天就在直播里被问厄齐尔、京多安事件是不是有影响,卡恩直言不能把锅推给厄齐尔、京多安,是球队整体打的不好,是教练和足协的问题;拉姆也试图缓和舆论,一方面他为厄齐尔开脱,说球队出局不是厄齐尔一个人的责任,但另一方面拉姆也希望厄齐尔尽快回应风波(就合影事件澄清解释),还设身处地表示要给当事人一点时间来处理。

然而,厄齐尔并没有接受前辈队友们的好意,顺着K神和拉姆事先预留的台阶就驴下坡,而是在接完埃尔多安的“慰问”电话后,连着发表三篇声明,进行了强硬的政Z摊牌(当初德国总统亲自接见厄齐尔和京多安,为的就是让他俩赶快划清界限,德国政界心里很清楚埃尔多安想干嘛,德国从上到下想让当事人出面澄清就是不想把这件事扩大成一个不可收拾的政Z事件。但厄齐尔全程选择沉默抵抗,京多安出来道了歉,现在土耳其没法利用京多安,就只能继续使唤厄齐尔了)。之前,厄齐尔如果在队短发话后出面解释,德国人会想起2014年德国队团结拼搏世界杯夺冠厄齐尔有功,舆论可能会缓和,但厄齐尔出于某种微妙的政Z立场,拒绝了这个机会,并选择了用最狠的方式来攻击德国,把所有事都推到种Z歧视上,逼着德国足坛低头,还坑了一把赛前替他说话的默克尔,彻底激化了地缘矛盾,现在的形势易燃易爆,拉姆等人也不宜再介入了。回看厄齐尔的合影和这三封公开信,明显是有备而来——那个《厄三篇》十分厉害,明显背后有人操盘指点。反正厄齐尔世界杯也拿过,年纪也不小了,在德国又不受“待见”,他自己主动退出国家队,这样做一举多得:

⑴厄齐尔跟勒夫是同一家经纪公司的,丢车保帅,不让多年栽培他的勒夫为难;
⑵树立“不畏权势”的形象,保住自己在土耳其乃至MSL世界的品牌价值和商业利益;
⑶以“绥靖”策略给德国足坛施压——展现出一个受害者形象,甘地式静默抵抗;
⑷以弱者姿态示众,博取德国本土部分外来裔背景民众以及第三国中立球迷的理解和同情;
⑸德国白左政客可以借机为厄齐尔公开喊话,回击国内“反对难民潮”的呼声;

现在正是考验厄齐尔个人底限的时候,他之前在信里痛骂德国政客把他的行为政Z化,现在土耳其政客跳出来利用厄齐尔搞事(https://bbs.hupu.com/22988152.html),厄齐尔为防止自己落入自己设定的“双标”界定中,理应站出来谴责土耳其政客对自己言论的操弄,并划清界限,拒绝被碰瓷。但是我觉得吧,厄齐尔只会硬怼德国,绝不会硬怼对土耳其的,更不会发声明说自己不想牵扯进土耳其纷争里去,至于个中原因嘛大家心知肚明就好╮(╯_╰)╭

想来,厄齐尔在伦敦的住所今后肯定是会被别有用心的土国政客经常光顾,到时候他想躲都躲不掉。德国方面让他早点解释就是为了避免成为这种工具,结果他死扛不退(当时一群没脑子的傻白甜人蜜还帮腔洗地),搞得现在已是骑虎难下之势,如今真想退出,土国国内那些“灰狼组织”,找到他在土国的七大姑八大姨,或者直接收拾他那土籍女友在土国的亲朋好友,他就知道自己是“认贼为父”掉进狼窝里了(我怀疑厄齐尔搞成现在这个样子,和他那位土籍女友的枕边风不是没关系的)。厄齐尔的命门被埃苏丹掌控着,跟个提线木偶一样任人揉捏。假设有朝一日K神和拉姆成了DFB的当家人,如果土国出于政Z需要攻击德国足协,厄齐尔受人胁迫不得不调转枪口对付K神和拉姆的话,我是不会感到惊讶的——了解埃苏丹手段的人都晓得,厄齐尔上了贼船还想走,哪有那么容易?!

其实,对于厄齐尔,我的感受一直都是很复杂的。厄齐尔是否因为他的出身在球员这条路上受过苦?可能是有过的,否则我之前也不会为他辩护那么多,但他现在所承受的压力可以完全甩锅给他的祖祖辈辈、他的血缘出身吗?就像他居然试图用一句“say no to racism”来给此次事件转换性质,我觉得不可接受。虽说世界杯失利不能全怪合影,但说有负面影响没有,那肯定是有的,明明有负面影响不承认还甩锅种Z歧视,种Z歧视才是背锅侠好吗?!

此处,顺便吹一下我家K神,作为一个出生在波兰的德裔归侨,他之所以这么受广大民众的待见是因为他在足球之外的环节上做得无懈可击,其所言所行无愧于德国足球的旗帜性人物。私以为,在抨击德国队的《厄三篇》出炉之后,除了部分拥有类似移民背景的外裔队友表达了对厄齐尔的支持以外,穆勒、克罗斯等本土球员暂时没有做出任何表态,其实这不表态本身也是一种态度(很多心怀不轨的键盘侠企图进行道德绑架,据说诺伊尔、克罗斯、穆勒的Ins评论区已被要求他们对厄齐尔做出支持的留言刷屏。我真心希望不相干的无辜球员能够顶住社交网络上的舆论压力,千万别出来给人陪葬)。像K神和拉姆这样政Z头脑比较清醒的人在寒心之余,应该并不想再继续掺和跟厄齐尔相关的一系列事情了。如我所料不错的话,K神和队短在感到万分失望和遗憾的同时,绝不会在政Z立场上帮厄齐尔站台,他们只会远离风暴的中心避免卷入,然后为了球队的未来卧薪尝胆、恢复图强。

其次,是教练组方面的锅。不得不承认,除了老生常谈的战术指挥之外,勒夫在处理球队问题上是有私心的。勒夫的经纪人Arslan有土耳其背景,Arslan从土耳其刚来到德国时,工厂车间,饭店酒吧,什么工作都做过。直到1995年博斯曼法案诞生,Arslan看到作为球员经纪人的商机,三年后他通过FIFA认证的考试,成为第一个土耳其足球经纪人。他接下的第一笔生意:费内巴切伊斯坦布尔找教练,他给勒夫打了电话,当时他对勒夫的认识仅限于文字资料。然后他成功把勒夫推销给伊斯坦布尔俱乐部,勒夫因此成为了他的第一个顾客,并建立起牢固的合作关系至今。勒夫与Arslan两人相识已有二十年,他不仅是勒夫最信任的经纪人和咨询者,也是勒夫的多年好友。这个Arslan在汉诺威建立的经纪公司ARP Sportmarketing GmbH和兄弟公司Family&Football一起为球员提供经纪咨询服务,厄齐尔的哥哥Mutlu özil,京多安的叔叔Ilhan Gündogan同属这家公司,也就是说勒夫等于和厄齐尔、京多安共用一个土耳其背景的经纪公司。

合影事件之后,勒夫坚持带上厄齐尔和京多安,这明显是同一个经纪公司催生出的利益共生关系。我甚至怀疑勒娘在世界杯上的临战指挥大失水准和这事有关。赛后,《法兰克福汇报》采访德国队中的“鼹鼠”,“鼹鼠”揭露球队内部矛盾重重:

⑴球队内部分裂为新老球员两大势力,而勒夫和比尔霍夫未能及时采取措施;
⑵勒夫直接让一年未比赛的诺伊尔回归主力,导致好几位球员对此无法理解;
⑶部分功勋老将得到特殊照顾,新球员在训练赛中表现优秀,却没有得到重视;
⑷营地选择,主管人员先考虑哪里离决赛场地最近,没有周详地考虑到后勤条件;
⑸勒夫对厄齐尔合影事件的处理有包庇之嫌,以及部分队友跟厄齐尔之间的关系;

除了比埃尔霍夫选驻地这件事算不到勒夫身上,其他球员之间的心病或毛病基本都是因为主教练做事不够公正严明,偏爱优宠嫡系造成的(第一条的“新老球员”应该不是根据年纪区分,在采访穆勒时,给出的叫法是世界杯冠军和联合会杯冠军两个集团。其实,我并不觉得诺伊尔不该出任首发阵容,这个问题的症结在于勒夫决定让诺伊尔回归主力之后,没有做好替补席上青年军们的思想工作,弄得球队军心不稳)。不过,话说回来,人都是感情动物,德国队的这帮球员以是09欧青赛为班底组建的,而这帮人当年陪着勒夫出生入死、经历过悲欢与共的极致人生体验,想要勒夫果断放弃谁是很困难的。所以,一个主教练带队时间太长会有副作用,很多时候容易被情感所左右(对于这一点,贝皇专门劝诫过勒夫)。

还有就是,根据媒体爆料,球队矛盾的最后一条涉及厄齐尔事件的处理和队友跟他的关系,刚开始的时候合影事件本身应该还没有影响到更衣室的内部气氛,但厄齐尔拒绝对媒体澄清表态,导致舆论揪住不放,逮不到他本人就逮其他队友,使得这件事的后续影响没有随着时间消减反而愈演愈烈,进而影响到德国队的整体状态。可以说,厄齐尔拒绝在第一时间发声,使得事情持续发酵,跟他的沉默对抗有一定关系。

在此期间,勒夫对合影风波的处置(允许厄齐尔不参加发布会、媒体群访日不出现,任由他逃避的处理方法大错特错)明显错误低估了此次事件的恶劣影响。球员自己想逃避是他的主观意愿,令人震惊的是主教练居然也默许这种态度而不予训诫,这是管理上的大忌,这样带队不出问题才是奇怪。比埃尔霍夫早年立过规矩,不准DFB现役国脚沾染政Z话题,可如今主教练宠爱的嫡系球员因“特殊待遇”破坏了球队的纪律,大家有样学样人心都散了。所以,很多德足名宿当时就愤怒了。勒夫对合影事件草率处理,其他球员看见教练组这样放任厄齐尔会怎么想?他们面对球迷的时候,球迷会不会质问他们厄齐尔为什么不肯出席发布会?勒夫的管理方式只会加速球队分裂,各种小团体和分歧完全属于正常发展。也许本届世界杯小组赛出局是好事,否则惹出合影事件这么严重的政Z风波,相关违纪球员没有做出任何检讨就能够再次获得首发机会,以后这队伍还带不带了?!关于“鼹鼠”揭秘的,还有一段:“厄齐尔作为第一个被允许不参加世界杯前媒体开放日的国脚,这种特权角色也导致了大家变得越来越自由‘最后每个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即使在场上也是这样’”(原文:Auch die Sonderrolle,die es Mesut özil erlaubt habe,als erster DFB-Spieler überhaupt dem gemeinsamen Medientermin kurz vorWM-Beginn fernzubleiben,habe dazu beigetragen,dass “am Ende jeder macht,was er will - auch auf dem Platz”)。后半句话最为致命,这次世界杯上真的有各行其是的球员。

对此,拉姆的批评也十分明确:“对于我们和整个德国来说,这都令人难过(小组赛出局),我们期待夺回奖杯。我确信,如果勒夫教练希望再次率领国家队取得成功,他就必须改变自己近年来的学院式管理风格(建立一种比过去更严格更明确的管理文化)。这不是软弱的表现,而是进一步发展的标志。”拉姆谈到厄齐尔和京多安这两位国脚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合影的事件:“在合影引发争议之后,厄齐尔和京多安一开始都认为没有必要在公开场合对此做出解释。而国家队本该向他俩迅速而清晰地传达这种解释的必要性,使得球队和外部之间保持和谐的关系。”

再下来,说说德国足协的锅。日前,鲁梅尼格炮轰德国足协:“我认为德国足协在应对危机处理的问题上非常不专业,我认为应该有更合适的方案来解决这件事。不过他们的处理方式我也不意外,因为德国足协充斥着业余的人。我很惊讶小组赛出局三周后还拿厄齐尔当理由,这样做不公平。”紧接着,前德国足协新闻发言人施腾格日前在接受采访的时候直言不讳地批评现任德国足协主席格林德尔是史上最差的德国足协主席:“格林德尔在德国足协的时代已经走到尽头了,从一开始,他显然就是错误的选择,他是我所遇到过的有史以来最差的德国足协主席。”

对于,鲁梅尼格的观点,博主厚着脸皮表示: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为了证明自己不是“马后炮”,放上此前2016年7月份的一份聊天记录: 《德国足球中锋断档,〈图片报〉瞄上克氏双子》

伯伦希尔:
小破德这中锋荒估计还得持续相当长的一些年岁,未来五六年内DFB要准备过段时间苦日子喽~

烟萝引梦:
光以球队和比赛来说我倒没事儿,就是看着有些粉啊黑啊实在闹心……

伯伦希尔:
就凭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东道主跟德国结下过的那些历史梁子以及现实层面上两国政经界的各种矛盾,你德的客场作战一定会艰难无比,我的要求不高,能晋级八强就算顺利完成任务了。

陌上花開:
把眼光放在2020的話,2018能小組出線就不錯了,千萬不要像法義西

伯伦希尔:
我有点担心新上任的那位DFB主席,据说是资深政客一名,毫无体育管理经验,就指着在国家队捞点政绩,好竞争体育部长的位置呢。为这事,贝皇和佐尔克还喷过德国足协选人草率、内部决定。就怕足协高层各方博弈搞点权力斗争,到时候可别把球队给坑进去背锅才好……

在本人眼里,格林德尔就是典型的三流政客做派。虽然厄齐尔并不无辜,但格林德尔要是觉得合影事件不妥,就应该在世界杯开赛前就赶紧处理掉,而不是等球队小组赛出局后再来算账。至于德国足协在世界杯后的应对方式,更加凸显出格林德尔的昏昧无能,在危机处理上完全不知所谓,想要亡羊补牢缺却被人倒打一耙,把DFB搞得好像落井下石、借题发挥的样子,愚蠢至极。

有些球迷说“如果德国足协有种的话,合影风波一出,就别招厄齐尔进国家队,或者直接开除,不要让这件事继续发酵。”但是请大家冷静思考一下,如果德国队赛前因为合照开除厄齐尔,这次舆论只会更加爆炸。最好的处理结果其实是厄齐尔赛前表个态,跟队友一起唱国歌,以后不再掺和土国事务,但是厄齐尔明确拒绝了,目前对于危机的处理已经错过了最佳时间。

说到底,DFB在厄齐尔合影事件上缺乏坚决的态度,一味绥靖,毫无担当。他们怕的是什么?怕的恰恰是被扣上“种Z歧视”的帽子,怕的是刺激到德国三百万土耳其裔。德国队和舆论对于种Z歧视向来很敏感,2016年欧洲杯AFD主席高兰德说不会选博阿滕做邻居,整个足球圈、Z治圈几乎都发动起来出声支援博阿滕,要说德国舆论现在是从种Z歧视角度出发迫害厄齐尔,是说不过去的,这是种很无力的诡辩。打个比方,如果哪名德国球员跟高兰德合影,然后任由他放在宣扬排外主义的AFD主页上,那德国足协该怎么处理?难道不应该警告公开批评甚至直接开除出队么?而德国足协和教练组呢,他们所做的不是“种Z歧视”而是刻意避免激化矛盾,想把这事遮掩过去。德国队教练组在世界杯前的这种绥靖做法,不但不会让“合影风波”中持强硬态度的当事人有任何感激的想法,反而会觉得自己本来就什么都没有做错,为德国队今后开了一个非常恶劣的先例。无论谁今后执掌德国足协,都应该要明确,今后再出现这样的事件第一时间严惩不怠,无论对德国本土球员还是移民背景球员,都要一致对待,及时惩戒,不可以姑息。区别对待,只会让这样的行为无法控制。

关注新闻时事的人都知道,“合影风波”世界杯前已经闹得不小了,当时就有说法叫厄齐尔退出国家队,搞得德国总统和默克尔一起出面才压下去,保厄派指望国家队世界杯出成绩把这事给压下去,结果满盘皆输。有人说,比埃尔霍夫作为领队,管理不到位,搞得满城风雨难辞其咎。实际上,比埃尔霍夫早年立下过规矩,DFB现役国脚不得干政。厄齐尔违反纪律,搞出风波后,比埃尔霍夫对是否要带他去世界杯是有过疑虑的。但在厄齐尔和京多安事件上,比埃尔霍夫起不了决定性作用,厄齐尔和京多安能不能入选国家队阵容,能不能出现在世界杯赛场上早已沦为政Z问题而非单纯的足球问题,否则干嘛还要德国总统出面缓颊?当“合影事件”上升到政Z层面的时候,你想让比埃尔霍夫怎么处理?何况还是非常敏感的时机,又牵扯到国家认同感什么的。近些年来,外来后裔和中东难民的疯狂涌入已经成了德国社会乃至整个欧洲非常敏感的政Z问题,就连默克尔为此都要头疼不已,更别说比埃尔霍夫了。

另外,不知大家有没有发现,德国媒体和国内民众其实并没有太过在意这次俄罗斯世界杯的槽糕战绩,何也?因为德国社会目前正陷入难民问题的困局中,相比于政Z问题和民族生存,足球运动算个毛线!厄齐尔事件的发酵早就已经不是足球领域问题了,这个风波很有可能引发德国本土的社群撕裂,甚至德土两方在地缘Z治上的各种博弈。在可以预计到的未来十年内,德国足球将连同整个德国社会一起陷入动荡和黑暗中,这还不是最坏的结果,最坏的结果是变成上世纪90年代巴尔干半岛上的前南地区,血流漂橹,人头滚滚……

六角铜铃:

关于厄齐尔退出国家队

这两天还真是糟心啊,果然肛精智障无良媒体,国内外都是一样啊。
先说埃尔多安吧,之前有关注过一些国际新闻,对于他在国内的执政我无从评价。反正就是,差点儿被美国爸爸拉下马,被俄罗斯救了以后就跪舔普京。从其从政经历来看,绝对心机。这么想来,这次事件一开始就是一个阴谋,堆堆完全是被利用了。他们都是公众人物,只要他们同时出席了那次活动,那目的就已经达到了。(话说堆堆,你是库尔德裔啊,你对他到底哪儿来的好感?)关于政治,我之前的一篇文章很肤浅的谈了一下。http://liujiaotongling843.lofter.com/post/1f9c8115_eeafd519

默大妈现在也是举步维艰,大概没法来照顾后宫。堆堆也正好撞上了正在四处寻找素材准备作妖的极右翼的枪口。难民是德国政府目前最头疼的问题之一。

我从没有像现在这么讨厌民粹主义。中国已经算处理的比较好的了。然而生活在号称西安斯坦的我,亲人,朋友中仍不乏对MSL的敌意。在德国特殊的历史背景下,这个问题又显得格外敏感。

现在看到阿滕的转会消息都觉得是因为他的血统问题。还有大家会拿老K出来来举例子,但感觉很多人有些误会。老K不是波兰裔,他出生的地方是二战后被斯大林割给波兰的。后来波兰政府把当地的德裔居民都赶了回东德。

让大比走的我也不想说啥了。不得不承认,登上过巅峰的人对胜利的渴望总是差了那么一点点。这锅满天飞,当初勒妈背,现在人人背。堆堆说了他们是支持他的。穆勒在之前的采访中,老胡在ins上也算表了态。

这次失利的原因多样而复杂,但这后院儿起火,绝对是要因之一。拉姆如果能进足协的话,应该会好一些。大换血什么的先不说,背后政府的政治问题解决不了,足协又能怎么办呢?

这次很多对德国脱粉的,人粉当然无可厚非啦,这次足协也的确够恶心。我是对未来抱有希望,期待下一个更好的德国队。我们改变不了任何东西,唯有伴随于等待。除了缅怀那些有他们的岁月,多关注关注新人,他们才是未来。(K神手下的小崽子们)

最后再心疼一下堆堆,尽管很遗憾,但这无疑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希望联赛在英国过的好些。

评论(35)
热度(281)
  1. 伯伦希尔六角铜铃 转载了此文字
    厄齐尔事件的舆论风波已经发酵了好长一段日子了,我之前一直耐着性子不更博客,就是想静观事态变化,看看这...

© 伯伦希尔 | Powered by LOFTER